2008/6/22

我對五年級的回憶

羅老師一直說王鏡如老師是很好的老師,我每次聚會總是在述說她的不好。
其實很多事我在五年級當下是沒有抱怨的,只是年歲越大,加上有了孩子,越覺得小學教育的重要。這不是我們為什麼都只請羅老師而沒有請別的老師的原因嗎?

我的故事如下:
有一天放學回家,我發現我的白色制服沾了一大團黑墨汁,原來是放在書包裡的墨汁瓶蓋沒蓋好,流出來了。我的書包以及課本都有污漬,事後也被媽媽修理了一頓。
然後隔天早上去到學校時,我發現我的課桌椅不見了,因為早上要練籃球,所以我就把書包放在地板上(五甲),先去打球。
回到教室,第一堂上課我還是沒有桌子可坐,所以我是站著上課的。
下課後,王鏡如老師對我說: 王心靈,你知道你的課桌椅到哪裡去了嗎? 我說不知道,王鏡如老師說: 因為我的桌面上有一攤墨汁沒有清洗乾淨,所以罰我站一堂課。然後就要我去她辦公桌後面去拿桌子回來。

我現在空軍官校教飛行員失事調查,其中民航法有一句對於失事調查很重要的一句話是 (也是全世界各國失事調查,開章明義的第一句話): 失事調查不以處罰為目的,而在於調查事實真相,以防範下一次事故的發生。

想想看,如果以處罰為目的,那還有誰會說實話呢? 今天飛機會失事,是飛行員故意去犯錯嗎? 是他一個人的錯嗎? 天氣預報有沒有問題? 飛航管制人員 由沒有睡覺? 雷達有沒有壞掉? 維修人員有沒有盡責? 如果大家一推五四三,那麼就會有第二第三次事故發生。 飛航也就永遠沒有安全可言了。

好家在我那時候還是很乖的小孩,也沒有覺得被冤旺。(反正在家也罰過了,不差這一次) 只是日後想想,如果我有一點點自暴自棄的念頭,真的和老師槓上,我也許也不會成為現在的我。所以,我還是決定送我女兒去附小唸一年級,因為小學教育真的很重要。

是嗎?

-------------------------------------以下為石為開的回應,
I haven’t seen Shia and Kuo Jia-Lin for ages. Really like to see them.
There is no need to explain why Ms Wang is bad. Remember every Saturday morning she will hand down her punishment to people who are on the record for violating the rules? I was always on the list and had to hand-copy the text book articles almost every weekend. Thinking about it today I still feel angry about this.

Wei-kai

5 則留言:

Raymond SHEN 沈中衡 提到...

看了為開的回應,真的是印證我自己的話,我小學時代大概真的是腦袋裝水泥,假如連為開這樣的菁英份子都被罰抄書,那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咧?
麻煩同學們幫我回想一下,當年你們被罰的時候,我有沒有也在黑名單裡面阿????

by 沈中衡

佩砡 提到...

我是佩砡
對此
我小有意見
星期天再好好寫一下

南師附小33屆六年甲班 提到...

佩砡
你可以上傳上次武名遠北部同學會的照片嗎?
王靈

佩砡 提到...

謝謝你們大家的來信,謝謝你分享我小時的幸福記憶。
我會找時間打電話給羅老師,感謝老天,看到老師一切安好我也很高興。
其實三月間我發生了不少事,疼愛我的父親去世20天之後,疼愛我的公公也驟逝,我就這樣奔波於臺北及台南殯儀館間,心中的感觸真是一言難盡。這中間,我長久沒有起色的工作,竟有一位疼愛我的長官排除萬難,將我拔擢回原單位擔任幹部(也就是俗稱的空降),四月一日我馬上就換了新的單位,馬上又要面對一堆新的工作。五月,這位我敬愛的長官忽然宣布退休,昨天在我們的不捨中開始退休生活。就這樣又悲又喜一路走來,心中的起伏真的很大。

我知道心靈是基督徒,也許一些佛家的說法你不一定能接受,我們這一生遇到的許多人都是累世因緣,如果你能將與她之間的叉叉化成與他之間的圈圈,那下輩子就不再與他惡緣糾纏不休,如果王鏡如老師給你的印象是這樣,忘了吧!不知你們有沒有想過,五年級的我們,是最青澀的年紀,很多人都已經開始變成小大人,說真的是很難管教的啦!不過說真的,王老師真的很喜歡罰我們抄東抄西,我也是常常於週末領到一大堆抄寫功課,當時也是很××,我敢保證,沈中衡一定也有啦!!不過我要幫王老師說一句話,他的處罰起碼很公平,不管你是不是功課很好,只要是早自習沒交……通通有獎!!
王靈提到的處罰經驗我三年級時也有,不想再重述,但你知道嗎?我一直到高中都還將這件事放在心中。但是等我大學畢業,有一天,到我媽的學校去,竟遇到岑老師,他是那裡的輔導主任,和他相談很久,後來我結婚的時候她非常高興的來參加,笑瞇瞇的給我祝福。
說真的三年級的事就很久不曾被我想起,就像羅老師提起我遺失高級卡通表事件,早已被塵封,沒有忘記,可是也不曾想起。所以除了對寶貝女兒的教育理念適度堅持外,要記得放下。
佩砡

南師附小33屆六年甲班 提到...

謝謝佩砡的回應,我說當下我沒有抱怨,其實應該說,現在也沒有。但是我了解你的意思與鼓勵。謝謝

為什麼提到處罰呢? 因為自己本身教飛機失事調查的課+自己也有了孩子後,更能體會所謂的處罰並不能改善人們的錯誤行為,相反的,更加強了人們逃避事實,粉飾太平的能力。如果能夠體認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更何況是小孩呢。尤其是管理者,常常只看到了犯錯的結果,孰不知,作為管理者,也是要為部下的犯錯負一部分的責任的。 因為我們更有經驗與責任要避免無知或沒有訓練的下屬犯錯。而老師的角色,不是更是如此嗎?
我外公的名言: 有理扁擔三,無理三扁擔,有理沒有理,先打三扁擔。 就好像古時候要上衙門告狀,因為官老爺怕人亂告,所以都先打三大板,確定沒有打錯,才會升堂審理。所以王老師的處置,我在家也習以為常了。但是,30年前可行,現在,是不行的。
政大前公行系莊教授所犯的錯是不可以被大眾諒解的,因為他是管理者,卻犯了為人師表不應該犯的錯。但是作為總統的人,期盼大眾【給一個自新的機會】是可以被理解的,因為他是一個管理者。所以從權力義務的關係來看,誰能選擇處罰與諒解,就很容易分別了。能原諒別人的人,自然就拉高了自己的層次。不是有人這麼說【只有強者(有權力的人)可以選擇諒解,而弱者只能選擇法律來伸張自己的權力】

選擇遺忘是一個方法,是自我超脫的方法,但是對事實的辨證是無助的。面對錯誤,承認過失,選擇諒解,才能走出死蔭的幽谷。其實我在想,王鏡如老師也許正是因為早期處罰過許許多多的學子而有所領悟,所以到了後期她真的是成為了一位受學生愛戴的好老師。(如羅老師所言)那麼,我們所受的因,成了後面學弟妹好的善果,也未嘗不是好事。

小時候被舊思想的外公管教,現在民主時代,在家裡卻老2:1(太太+女兒:我)被否決我睿智的決定,所以很多事遺忘之外,還是選擇諒解吧。
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路加23:34

王靈